陳寶志:不管是什么民宿,沒有物業就無法做生意

發布時間:2020-12-11 10:48:10  |  來源:中國網  |  作者:一元  |  責任編輯:安平
大字體
小字體

中國網12月11日訊 2020年11月,由郴州市文化旅游廣電體育局主辦的“民宿,下一站郴州”民宿調研活動如期舉行。汝城“歸去來”民宿主陳寶志接受采訪時表示,民宿真的要做起來要靠調性吸引人,民宿要回歸原始發展的根源。沒有物業,就無法做民宿生意。

郴州投資民宿,既是生意也是情懷

談到歸去來“為什么落戶郴州”的問題,陳寶志說,他先是厭倦了城市的鋼筋水泥,后來更重要的則是家鄉情懷。

陳寶志透露,自己是設計師,有自己的設計公司。老家就在湖南郴州,但是已定居溫州二十多年,一直在溫州發展。在溫州,主要做西餐廳以及設計。

“回汝城,可能有兩個因素,一是對城市的鋼筋水泥有點厭倦,想換個環境;二是因為家鄉情懷,畢竟在南方長大的人,對南方的山山水水肯定有點懷念。”陳寶志說,后來他把生意上的事情交給管理團隊,就回了老家。

“那個時候,開始是度假,接著有了一個需求:得有一個地方住。而且,做設計的,本身就是想換個環境,因此住商品房肯定不喜歡。”陳寶志說。

于是,在2018年,陳寶志開始改造父母留給他兩間老房子,花了20多萬,并配了個小院,這就是“歸去來”一期的樣子。

至于歸去來的名字,陳寶志稱,原先有個更雅的名字,但最終還是改了。“我的生活常態是回老家待一段時間,又回溫州。來來去去,兩邊都是我的家,就這樣歸去歸去歸去來,符合自己的生活狀態,于是就定了歸去來的名字。” 陳寶志如是說道。

至于歸去來的第二期工程,陳寶志若有所思。做第二期的主要目的地是:未來有可能一家人回老家養老,趁著還年輕,能折騰,就想把生意慢慢轉點回郴州。但是畢竟在溫州定居幾十年了,所以,在郴州,必須要有個根據地,而一期面積太小。剛好一期附近還有一塊菜地,大概400平方的樣子,自己就把它用來建了第二期。

“第二期,開民宿肯定不是自己的目的,必須要有一個根據地,其次,需要一個平臺。回郴州開民宿的背景就是這樣子。” 陳寶志說道。

民宿的調性由主人決定 許多地方的“民宿”不叫民宿

陳寶志說,民宿的調性肯定是由主人決定,但要想知道民宿的個性,就必須要知道民宿的來源。

他認為,內地民宿受臺灣的影響,臺灣民宿又受日本的影響。因為交流比較通暢,現在大陸學民宿、學設計、學茶道都是到日本去的,直接越過臺灣。其實,日本的民宿都是自家經營的,很少單獨去租一個物業開所謂的民宿。當初日本的民宿是主人有多余的物業,而且主人絕大部分都有其他正常的職業,民宿應該是附帶做的,而且有些做到二三代人了,就和他們的養殖業一樣。

在陳寶志的心里,民宿是小棟型的,單個體是小棟型的,但是整個行業會有很大的規模。因此,小棟型的民宿去走大眾化線路,往往不妥。

陳寶志指出,民宿本身的原始意義就在于其為老百姓多余的物業,拿出來讓它增值,這是第一個。第二,除了增值,有些民宿喜歡交朋友,也不一定為了掙錢。而且當初民宿,比如說客人所有的服務都是主人,吃住可能都是在這里,或者跟著主人吃,主人有什么就是什么。

“現在,中國的民宿已經演變成正兒八經的行業。變成行業,問題就不一樣了,性質有點不一樣。”陳寶志說,“很多地方的民宿已經開始出現高格調的‘同質化’,這是升級版的客棧,不叫民宿,而精品客棧和民宿其實沒有什么關系。”

陳寶志說,民宿真的要做起來要靠調性吸引人,就要回歸原始發展的根源。以郴州桂東為例,陳寶志說,雖然桂東民宿檔次不高,但是它比較符合民宿的原始意義,民宿是二層、三層的建筑,有些高一點的四層房子,主人自己住兩間。因為桂東的氣候環境好,避暑的人比較多,而這里的民宿也便宜,也許這里的民宿檔次不夠,但它符合民宿真正的意義。

民宿,應該是體現個體的質量,而不是單個的規模。陳寶志透露,郴州當地的領導特別希望他去桂東開一家精品民宿,并成為當地的一個標桿。對于官員來說,是因為當地的老百姓必須要有精品民宿去引導,引導改造的水平,引導改造的樣子,引導提升的檔次,引導客人的體驗。

“精品民宿其實只是一個標桿,但不是說價格,不要指望一住就是一千多、二千多塊錢。”陳寶志如是說。

民宿分為兩類,一類旅游民宿,一類是城市民宿。城市民宿會開在縣城里面或者城市周邊,或者城市中間;旅游民宿則會依托旅游景點、熱門地方來開。

“往往,旅游民宿由于周邊的環境會好,但是它的不穩定性也很強,季節性也很強,城市民宿的定位會和旅游民宿有點不一樣。”陳寶志說,“如果民宿沒有靈魂,它就是一個升級版的客棧,而主人的作用就很大了。也就是說,主人有品味、有見識,做出來的民宿就會隨著主人性格來變,而且個性化很強,不會說哪家民宿看起來誰都見過。”

陳寶志提醒,在我國,民宿風正在拼命的刮,但大家對民宿的理解又不是特別的到位。在民宿的初始含義上,物業,將是最關鍵的問題。不管是什么民宿,沒有物業,就無法做生意。

郴州民宿營商環境尚可 但需解決核心問題

對于民宿的大環境。陳寶志認為,郴州的營商環境整體還好,現在郴州發展旅游這塊重視度還是蠻大。不過,郴州要大力發展民宿,需要有提綱性的引導文件,而且是針對民宿理解的文件。

陳寶志指出,民宿發展的最大的問題、最大的障礙在于物業。物業如果搞不定,天天喊開民宿,這是很難的。正常的民宿一般能夠生存下來,都是因為是自己的房子。

“民宿圖什么?投資民宿保本就是虧本。如果為了獲獎,為了獲得補貼,然后賣掉,這不是一個健康發展的趨勢。” 陳寶志說,“民宿發展,不能光靠政府。政府一般喜歡引進大項目,動不動幾千萬上億的。所以,即便民宿這股風很強勁,但實際做起來很有限。”

陳寶志說,做民宿,最大的難題在于用地渠道的解決,而政策性的引導消費以及營銷也是個大問題。

旅游民宿其實很簡單,如果是旅游旺季,很多房間都被訂滿。但是整個算下來,隨著民宿越來越多,大家開始“瓜分”這個市場,到最后大家投入的錢,回收速度越來越慢。正常地說,一二十間房間以上的,旺季的時候要請的員工特別多,淡季的時候突然發現養一堆人養得很痛苦,這就是依托旅游景區做民宿的痛點。

陳寶志喜歡在做民宿的時候把物業排到第一。他認為只有這樣,可以避免回本急切、物業壓力、誠信守約等問題。

精品民宿的作用,時間長了才會體現出來,它不僅僅只是一家精品民宿。陳寶志建議,民宿主做民宿,最好用自有的物業,或者原來政府或者企業空置的物業做。

“民宿最好不要去裝修得太精致了,其實民宿為什么和酒店不一樣,要解決人與自然的關系、人與生活的關系,不是簡單一個住的問題。”陳寶志說,“民宿,要和酒店不一樣,就得做出民宿該有的性質出來,不能把它變為升級版的客棧或者酒店的另類的替代品。民宿要做的時候,就要刻意和酒店、客棧人為地區分開來。”

對于民宿的服務,陳寶志認為,民宿原有的意義要求安全、有規范等沒有問題。但是對于服務,不能按酒店理念去理解民宿,那樣會限制民宿的發展。但精品民宿的價格要有符合它的服務。

實際上,體驗民宿,就要理解民宿主對于民宿的理解。比如,陳寶志會給許多體驗者設置很好的場景,包括設置的“日式露臺”,露臺上可以一邊泡茶,一邊通過燙爐來烤地瓜等等,“歸去來”是一個很明顯體現主人意志的地方。如果達到了共鳴,這就是對民宿的理解到位。

需要提醒的是,真正的民宿主不會說什么管家服務,因為,這里面有民宿的生存問題。民宿,不是簡單的客房收入問題,而包括了吃住行配套的問題。實際上民宿和酒店對比,最大的優勢是有公共活動空間、有小院子、有大廳,還可以聽音樂,還可以有小酒吧臺,甚至還有書房。而且,在院子里可以烤紅薯,還可以泡茶,酒店則沒有。

民宿體驗者喜歡的生活方式,應該是民宿主的審美、民宿主的生活方式,而不是所有人都喜歡的生活方式。

“許多城市民宿,往往比旅游民宿更有個性,更有特點。”陳寶志說,“不管是旅游也好,民宿也好,最終核心的目的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體現。讓媽媽回家,讓溫情回家,讓游子回家,這是旅游和民宿的最高境界。反過來也說明,民宿一定要個性化、多樣化,才能滿足游客多樣化的需求。”(一元)

客戶端中查看
手機中查看
中文字幕日本1_性爱网_69公社在线视频_让所有男人能一次满足的全方位的视讯、视频空间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